[导师论坛十七期]沈丁立教授:指点外交风云,笑谈待邻之道

 

        抬眼,一位从容淡定的学者,已在讲台上娓娓而谈,语速慢而出语坚定,话语随和又妙语不绝。严谨的措辞,彰显出了他在谢希德先生门下求学时的理学功底。话语悠悠,在这希德论坛之上,希德先生的父女相悖的往事带着这位昔日的学生与今日求学的大家深深思索——如何让两岸间再无这等为难选择,载着中国梦远行的祖国如何在亚太的舞台上大放异彩。不知不觉,大家已进入与沈丁立教授进入中国周边外交的风云变幻之中。

      “钓鱼岛只能有一个归属!”,但“不要折腾”

        沈教授旁征博引,机智风趣地对当下的热门话题提出了自己的态度与看法。事实上,随着中国的国力日益雄厚,在主权捍卫上的态度也愈加强硬,而最近不少的周边外交都与此息息相关。而在这些事件中不少的国人都陷入了一些误区。
        首先,当然要守住大家已有的“财富”(领土主权),但是对于本不属于大家之地不应一味夸大,急于据为己有;被抢走的东西也应当在合适的时机取回,而不是头脑发热端着枪口,揣着核武器要与邻国干架。后者最好的结果也只是两败俱伤,无利可图。这正反驳了目前不少人叫嚣着的战争方式。有原则更要有理智,毁灭弹指一瞬,和平与生命才是永恒追求的美好。
        试想,在不卑不亢的前提下,若是无法对抗的情况,土地换和平其实是最好的做法,更何况被大家放弃的,也许本不属于大家······
主权代表国家利益or主权圈套
        听着沈教授的讲座不禁佩服他的客观与批判精神。中国与邻邦的矛盾总是在边境线、领海、岛礁上纠结。先是要跳出各国的“国民洗脑行动”客观地看待各国自己立场上的利益,从来没哪国说,利益太多拱手让出;其次便是对目前普遍通行的主权体制进行了反思。历史上中国作为天朝上国,总是享受着周围小国的朝觐与进贡,什么国境边疆从来都不实在,秦代人就已经跨过长城踏过塞外;而中国则为它们提供庇护。这才是东方式的理想睦邻关系,相反在西方国家致力建立、完善欧盟的今天,中国反而被近代以来引入的主权制度缚住手脚。一些表面上、短期内方便的东西,正如《1982联合国海洋公约》,正挡住大家的去路。
        沈教授的发问掷地有声:何日大家才能创新,才能将大家与“邻居们”纳入一个东方式的相处模式中,纵彼胜己不输。
        也许听起来过于理想化,但是沈教授讲得好,真理是相对的,正确与否,并不取决于你我一时之见。这样的想法本身,便是挑战。而大家需要挑战!
        目前,你我所乘坐的中国这艘大舟正以惊人的速度劈波斩浪,引来世人或艳羡或惧怕或忧虑的目光。机遇正裹挟着风险冲向大家 。根据沈教授的分析当大家进入中年黄金时期时,大家的祖国也即将站上世界的第一队列。今天是大家从中国周边外交出发,明天也许大家便在亲自建设沈教授说的蓝图······远处看,沈教授越来越神彩飞扬,有光芒在他的眼眸中流动······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