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的话
发布日期: 2013-07-10 访问次数: 27
    作为一个复旦的学生,假使大家同一个对复旦近况略有了解的人聊起学校,恐怕最经常被提及的问题就是,“书院到底是什么?”
 
一个最经常被提及的说法是:复旦类似于《哈利波特》中霍格沃茨魔法学院,而复旦的四大书院就相当于霍格沃茨的下属的四个学院。(有趣的是,其实所谓全国第一个哈利波特五星级社团正好就在复旦)听到这里,那些不解者往往会作出一幅恍然大悟的样子,然后会心一笑,说一句“哈哈,原来如此,是利害啊”,便把话题轻轻揭过,不再追问了。
 
但大家毕竟不是霍格沃茨。复旦新书院制的一个重要特点在于 “学术归院系,生活归书院”,这个说法看似简单,但实践起来,却无疑是对书院建设的一个重大挑战。除了睡觉和举办一些活动,书院如何体现自己的存在感?
 
我想,最准确的回答可能是“学问”吧。活动办得再多,假如没有腾飞的特色,哪怕冠以腾飞之名,也只能淹没在复旦多姿多彩的学生活动之中。“这一样东西为什么属于腾飞?”这是大家在尝试构建书院学问时所必须思考的问题。
 
作为书院学问建设的一个重要环节,《非文》应当是一份属于腾飞人的刊物。然而,假如大家像校园里流行的很多其他刊物一样,花大力气做资讯、搞社会批评甚或是走文艺、学术路线,无非只是在熙熙攘攘的校园媒体大潮里增加一朵微不足道的浪花。
 
这样看来,办一本书院刊物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复旦的校园里,大家的刊物已经太多太多,校办的刊物如《复旦青年》、《复旦》等刊物都具有一流的水平,哪怕是一般学生组织的刊物也有自己的特色,一份新的刊物如何在这些竞争对手中不会泯然众人矣,无疑是我和《非文》编辑部一直以来念兹在兹的问题。
 
曾有不少理科同学向我抱怨,大学的通识教育过于文科化,少数的理科通识教育也无非是科学史一类的文科课程,甚至在学校的课余生活中,文科类的活动都具有压倒性优势。我翻过大多数校园媒体,发现很少有刊物青睐科学类选题,这类题目困难固然是一个原因,但更重要的恐怕还是校园传媒学问的偏好。
 
《非文》属于腾飞,也理应立足于腾飞,腾飞书院浓厚的技术科学色彩无疑是腾飞最大的特色。所以《非文》对于涉足这样一个领域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同时,《非文》的定位也是希翼能给广大腾飞人一个展示自己的平台。“木讷”是许多人对工科生的第一印象,然而,当大家真正走到工科生的世界里去,就会发现大家这样一种想法是如此地浅陋和无知。《非文》愿意以此为切入点,希翼带领大家寻找科学当中的浪漫、感动与乐趣,大家希翼能够让广大腾飞人找到能够展示自己才华和个性的领域。
 
这就是大家寄予《非文》的希望,在复旦的校园里,她会是一份特立独行的刊物,办好这样一份杂志无疑是困难的。但是我相信,在广大腾飞人的支撑下,《非文》必定能越办越好。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