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清书 2012我心目中的腾飞书院
发布日期: 2013-07-10 访问次数: 136

任时光匆匆流去,任岁月不堪长存,时过也,境随迁,道一句花开花落花相似,叹一声人来人去人不同。

不同于北国冬日的千里冰封,已至冬季的上海仍未有降雪的兆头,对于我这个见惯了雪落,听惯了雪声,走惯了雪路的北方人,真的很是不习惯,也只有那肃杀的寒风吹落了梧桐的叶子,才让我记起,已经入冬有些时候了。在光华楼略带昏黄的灯光里,我静静地从光草边走过,视线从光华楼身闪烁的点点红光扫向远端深邃漆黑相伯路,对着天空满现的星斗,浅浅一笑,嘴角边的弧度里,流转的是宁静,还有一种情绪,叫做心安。

九月,正深秋。好像南方的夜特别地爱抢戏,总是早早的就遮蔽了天空,然后,留下心慌发乱的我,在没有视线的黑色里漫无目的的游荡着。九月的气息里,满溢的是对远方亲人的思念,还有,对即将到来的大学生活无尽的迷茫和恐慌。我把那些失眠的日子记录在日记里,用文字摘下生活中的点滴,等待着有一天,我所写下的那些字眼里,会有一种安然的情绪出现。九月的“腾飞书院”,在我心里留下的,是那对楹联:乾始坤承,通彻古今上下,总是鸢飞鱼跃;静虚动直,浑忘物我内外,无非月满潮平。器宇轩昂,可是于我,没有几许关联。在鲜艳到热烈的红色腾飞书院旗帜下,与之极为不相称的,是我在对前路憧憬中的不安,对未来难以掌握的惶恐。九月的天空,仿佛始终笼罩着一层黑云,遮住了耀日,看不到月光 

我想这种日子会持续很久吧,或许是自己内心有些阴暗了,连窗外的世界都觉得没有光彩可言。硕大的校园里,黄昏中,一条影子拉的老长,消消瘦瘦的,总是孤单地一个人,任风吹乱了头发,雨水打湿了脸庞。这是十月初的夜晚,属于我的夜晚,孤寂随着落寞回荡。

多少次从3108的人山中抽出有些疲惫的身体,带着些许困倦回到寝室,就有多少次看到宿舍楼下红色汉隶书写的“腾飞书院”的匾额,但也只是看过,然后走过。我曾想,所谓的书院,不过一个有形无实的空架罢了,对我而言,又有何用,“腾飞”又谓之何物,它能帮我走出心中的阴霾吗,它能为我指点迷津吗?好像,我面前写的答案卷中,都只有两个字,不能。

人是坚强的,所以杜甫床头屋漏之时,多病鬓斑之秋,还为天下黎民呐喊;或许,人又是脆弱的,所以阮籍穷途之时,会抑制不住内心的悲痛而掩面恸哭。不想效仿阮籍的穷途之哭,我要寻一个方向,一个可以让我为之努力,充满力量的方向,只是如今,我的眼前似乎还是一片黑暗。

只是,或许连我也没有想到,变化会来的那么快,而这所有的变化,起点也只是源自一次简单的活动——院长午茶会。可以说,正是这一次的交流开始为我带来了对生活新的看法。

急于走出那种迷茫的状态,所以我参加了汪源源院长的午茶会,试图通过与院长面对面交流的方式,来找到我想要的方向,找到一道指引我走出阴郁的亮光。并不是想象中的庄重严肃,午茶会现场的气氛轻松地让人感到安详,院长一身黑色的西服,端坐在只能供堪堪二十几人的围坐的长形圆桌一边,表情轻愉,神色缓和。我也随众人一一落座。院长向大家简单先容了腾飞书院的事物及工作,谈笑风生间,向大家讲述起当年的求学生涯,看得出来,院长对那段峥嵘岁月还是相当怀念的。本次茶话会的首要目的,正是通过院长的解答,来打开大家心中的困惑,我也借此机会,向院长询问了如何平衡学习与活动,如何规划人生以及怎样适应大学生活这几个一直笼罩着我的问题。我急切的想要再度拥抱阳光,不愿长时间地被心中的阴霾压迫,我知道,唯一的方法只有推倒那几道心墙。院长的回答很简单,以至于我早就知道该那么做,但或许正是这样吧,很多时候,大家不是找不到问题的答案,只是因为内心中负面的情绪太多,以致过多的压抑,大家苦苦追寻,大家明道如何去行动,却没有足够力量去实现,大家把心束缚在小小的房间,画地为牢,大家把情绪伪装起来,不让人看到内心对未知的慌张,大家用冷峻的面容,装作无所谓的面对一切,然后,只剩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偷偷地卸下面具,独自承受着来自内心的煎熬。我曾以为,学习才是大学的第一要义,所以独自来往于课室和寝室,我以为,在其他活动上花费时间,只是徒劳无用,所以尽管内心中百般落寞,却不愿参加任何一项活动。前辈的话语总是给人醍醐灌顶的瞬间觉悟,或许并不在于他们能给你多少大彻大悟的禅语,却能为你打开了一扇通向思考的大门,而那扇门外,充满了阳光。我开始了思考,思考我的人生,思考我的生活,终于,我发现,我该打开心门了,我该去更多的体验了,毕竟,这才是大学,这才是青春。

第一次,我对“腾飞”二字有了理解,它不仅仅意味着大家穿着的那件“腾飞书院”院服,更深的,是作为一家人的关心,作为一个集体的相濡以沫。而对我而言,“腾飞书院”这四个字,也正是从那时起进入了心海。自此, “腾飞”二字出现在我身边的次数多了起来,腾飞中秋,腾飞定向,腾飞论坛,一个个为腾飞人准备的活动依次进入日程,并最终圆满结束。再次经过宿舍楼,再次看到墙壁上红字汉隶书写的“腾飞书院”匾额,我的心里,一种叫做归属感的东西不断地涤荡。

痴人无怒,乐者无哀,智人达远,愚者自欢。多少次我在黑暗中没有方向的行进,多少次我以为世界不属于我,多少次我为前路迷茫,多少次我内心惶恐深夜难寐。孤单时的无尽煎熬,侵蚀了希翼,剥离了信念,吞噬了勇气,而腾飞书院,在我迷茫的时候,给了我一个支撑,让我开始走出阴霾,让我渐渐远离了孤单。如今,我依然用文字记录着,留下生活的点点,摘下青春的滴滴。我书写着自己的喜怒哀乐,我用纸笔留下过去如今,我知道前方仍会有阴影存在,可是现在,我已不再是一个人,我有我的腾飞,我是众多腾飞人中的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