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月 2012雨叶
发布日期: 2013-07-10 访问次数: 60

姜月

    文中诗句,或为在下随口胡诌,或断章取义改自名作,未校平仄,不和音韵,但博诸君一笑尔,切勿深究。文中所谈,亦为未经世事之言尔,未经慎思,切勿信之。小女子才疏学浅,见识鄙陋,望诸君海涵。

 

一.梦呓

  “你说,当叶子落在水里,可还能迎来腾飞的那一刻?”

  “当叶子立于枝头,它又如何摆脱束缚,迎来腾飞呢?”

  “腾飞,是不可能的吗?”

  “如果你有着一颗被束缚的心。”

  “寄身于世间,那么多的不由己,怎么可能不被束缚?”

  “你的心,只由你自己。”

 

二.碎念

    洛依词。

    洛,依,词。

    洛……依……词……

    这名字,好有梦呓的感觉。“怪不得,你会总做这梦呓般的事情。”

   “洛依词。”自语,好似梦呓。

    犹忆往事空,沈醉一梦中。

      

秋夕风雨,自赏秋凉。

    我的大一是感伤的。“洛依词”,捋一捋额前的刘海,她无奈地笑了,“你什么时候不是感伤的?”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注:《纳兰词》)

    秋天是个好季节,当得这些哀戚至极的句子。触手皆是的寒意,是那人间的味道。

    秋兮雨兮,草木零兮。

    为何这雨,洗不尽天地的喧嚣?为何这冷,冻不住心头的烦躁?

    莫名想起那一句:“住近湓江地低湿,黄芦苦竹绕宅生。其间旦暮闻何物,杜鹃啼血猿哀鸣。”

    若是改编一下,想来甚有喜感:缩居底楼室阴湿,蚊蛭蛛网绕宅生。其间旦暮闻何物,私语嘈切集市声。

    太有喜感了,笑得都要哭了。流放的感觉。可惜寻不到那一曲琵琶。

    犹记一个同学说的,去年此时高考失利,孑然流放至长沙。不止是失利,离家的大家,都被流放。

    是的,离家来到大学,大家都被流放。

    不管是繁华还是寥落,是志得意满地去还是心灰意冷地走,都是被流放,离开家乡的。

    从此,江南,只在梦中。

    犹记那一日临行前多少人转载:“从此故乡,徒有冬夏,再无春秋。”

    还记得默默写道:至少现在,大家还有冬夏可以度过;若干年后,当大家彻底离它而去,只在心中存着它的记忆;老了,连记忆都已模糊,只有心酸而浑浊的泪水。而那一天,终会到来。

    只是无论如何,都得前行,为了成长。想要得到,就必须先舍弃。

 

    她是喜静的人,这一点在人群中尤为痛苦。大约是不适合集体生活的。听过很多人评价她的冷,事实上也是。越来越懒得说话,不再像高中那样容易情绪激动。落笔间,充斥着让自己绝望的苍凉。似乎应该封笔,不再写下去。原先写作是一种快乐,是写着写着就能笑出来满心洋溢的快乐;而今却是一种沉重,抬不起笔,连思绪都沉重得无法转动,只有沉甸甸的凄切。

   那笔尖溢出的,是泪,不是吗?

   从见到黛玉的那一瞬起深深地眷恋上这个灵魂。很多人不解她的小性,却忘记了每个人都有小性的时候。大家指责别人的情绪,却忘记了这个社会包括自己所施加的不公。大家指责对方脸上的面具,却又讨厌偶尔流露的真性情,这人生,究竟又要如何呢?

 

    那一天,旧友。

   “你现在性子怎样?还像以前那么……”

   “貌似好了很多。话说我以前有那么糟糕吗?”

   “有时候真心很急躁。”

    高中同学都评价她是一个很有气场的人,她也确乎是很有气场很有口才的。不过这一切到了大学通通不见。常常奇怪:原来的那个人呢?总觉得,一个情绪常常起伏的人才是有生气的,缺少了那份稚气、浮躁,往往也缺少了对事物的热情与期待,少了一份生命力。

   “现在,真心淡定了很多。”

   “那就好,有谁喜欢带刺的人呢?”

   “可是,又有谁不带刺呢?”

    大一这一年实在发生了太多,变化了太多,从物到人,没有一个和从前相似。正如秋天飘落的叶子,还是从前树上的那片,却必须得加上那么一个“落”字。于是,换了人间。

    性格安静了,经过大一大约都会有些转变的。只是她本来就安静了些,现在简直有些死寂了。还是活泼些好。自管会里大二的同学常常觉得有些孩子过于活泼了。那不过是大一时的他们,只是他们都变了。变了。内心变的远比外表多,喧嚣如潮水日日夜夜汹涌不息。当大家无法放下心中的物欲,当大家无法放下太多太多所谓的追求,当大家无法暂时忘却公共定义的未来,承载了这么多的负担,洛依词,腾飞又为何物?身体被这连绵的冬雨冰封,内心被那繁华的喧嚣侵扰,洛依词,你的大学,你的人生,你的腾飞又在哪里?

    不停地见到大一的小朋友,母校的、经管的、部门里的,家乡不同、专业不同、性格不同,却通通时时唤起她大一的稚气。经管分专业?哦,这纠结11经管所有孩子的好问题。想起来大一时大约也就做了这一件事情,结果是异常失败。

    总会有分化,总会有优劣。当他们以同样的优异进入这个学校,有些事情就已经注定了。享受了多年的优越感,总有一天会慢慢消失。

   “你们都很优秀,但……”

    但很嘲讽。

    但还要走下去。

    更好地。

 

    落叶萧萧,谁会秋凉?何人与我,闭锁疏窗?

    奈它秋凉,奈何心伤。

     洛依词,她苦笑,你就是这雨天落在水中的叶子,湿冷得让自己都难以触碰。

     风起。这秋末雨天的风呵,吹翻了多少人的伞,沾湿了多少人的衣,惊起了多少水中的叶……

     落叶呵,纵使这样被吹起,你又如何不再湿冷,如何像那日光下金色的叶子彩蝶般飞舞,可能避免跌入积水中的命运?

     汝非叶,安知其寒?

     若心暖,则身亦不寒矣。

     若水暖,则身亦不寒矣。

     大家都是骄傲的,骄傲的刺猬,身上的尖刺即是大家骄傲的资本;大家又都是自卑的,寂静、狂躁与自大,莫不是内心卑微的显现。大家骄傲,因为自己的尖刺;大家自卑,因为别人的锋芒。当刺猬存在于人群,它们,即大家,永远找不好这样一个尺度,既不过分远离,也不伤害彼此。蜷缩于角落成为了唯一的、无奈的也是最好的、最凄清的选择。

 

    那一天,11月11日。还记得去年的这个时候,正是数分期中考试的日子。大一的懵懂、新奇一点点涌上心头,而今却很难再有那份心态,只能莫名想起这么一句:“幽窗冷雨一灯孤”。

    换了寝室,换了室友,选了专业,改了班级。莫名地,大一的一切就这样远去了,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只有在看到“腾飞”二字时,才能想起原来经历过那些日子。

    犹记那个混乱的夏天,混乱的高考,混乱的招生,混乱的志愿填报,多少人混乱中决定了自己的一生,多少人于大学中悔恨。转专业,这与大类招生并热的词,其背后是多少无奈与滑稽。在现实面前,理想、人生规划不过一场闹剧,比伸手摘星辰还要不切实际。

    新的同学又来了,经管、技科,大类专业又成了热词。沉睡的过去一幕幕袭来,原来走过这么长的路。原来还有这么多要走下去。

    面对漫长的未来,何必介怀现在的起点。人生没有成败与高低,只是选择看了另一路的风景。坚持在这一条路上行走的人,谁又能说它不好呢?

    犹记分进“葛莱芬多”的喜悦,犹记发现理想与现实的差别。这不过都是小小的一部分,人生,还在后面。若以24小时计算大家的一生,大家才处于早上六点,太阳刚升起的时候。不管是阴是晴是雨,都是新的一天。

       大家的,新的,一天。

 

三.致秋叶

    即便秋风换走你骄傲的绿装,

    即便秋雨沾湿你所有的梦想,

    即便秋凉将你驱逐出了故乡。

    叶呀,没有谁可以夺走你腾飞的梦想。

    依然可以,在那阳光来临的时刻,

    翩舞如蝶,著尽华裳。

    从此秋凉,胜似春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