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璞 2012我心目中的腾飞书院
发布日期: 2013-07-10 访问次数: 48

  柯璞

    十二月的阳光照进我红色的理想国。

    三个月前便是怀着这样一个红色的心情踏进这一片属于大家的国。从捧着红色通知书的那一天开始就在想像我将去的国是怎样的,它会是像生命的绿色,还是莫言的黑;是耀眼的金黄,还是海德格尔笔下的一片灰。直到从梧桐道上望过去,尽头的十字路口上飘扬着红色的腾飞旗,我快步走上前,“是三班的学生么?”“嗯。”“这是资料,拿着好好读一读。”辅导员穿着红领黑底的T恤,一周之后在正大体育馆我也穿上了同样的衣服。就这样我拿着一摞厚厚的选课手册和地图,模模糊糊地走向复旦的正门,只记得路过毛主席像的时候,我想“呵呵,红色挺好,稳重霸气。”

    正如同XX说过的一句话:在国内我可以骂我的国家,但是在国外我从不这样做。有国的地方就有“骂”: “偶们南区四期都是些什么渣渣房?!”“木有独卫,木有空调,木有阳台,木有热水,伤不起的宿舍楼。”“千万不要说南食很难吃,因为它真的很难吃,可是如果你说出来了,大家会很尴尬……”可当大家碰到东区人或是北区人大家又会这样说“大家有操场!”“大家人多很温暖!”“大家可以免费打桌球!”“大家正大很豪华!”“大家门口没有卖切糕的!”“大家有南区一条街,而且能拖好久都不拆!”“大家黑料足,吃了拉,拉了吃……”

    这样的大家很矛盾,这样的国很真实。

    大家没有属于南区人自己的自习室,于是大家可以说在去本部飙车的路上大家工科生哲学家般的思绪随着鼻涕一齐飞;大家的晒台大部分掩映在青葱树荫中,于是大家可以说晚上的被褥中浸满青草的芳香;9号楼楼下的开水亭只盖了一个顶就不再施工,于是大家可以说情侣们又多了一个遮风避雨的好去处;南食的食物太有特色了,于是大家可以说锻炼了大家理科生卓越的想象力,而生的原材料插上两级正好可以当电池…

    这里的国需要利用天时地利人和的资源,地域与学问的高度重合是美好自治的基础,体育学问硬件的齐全是德智体美综合发展的坚实后盾,大人们的伟大之处并不在于背后的光芒万丈而是根扎的有多深对国的爱有多沉。“革命是自下而上的,而改革是自上而下的。”有时候是否需要两者兼施呢?也许当某个制度的不完善学生提案、校园报道都无法改变时,大家的目光又能眼巴巴的望向哪里?

    尽管入冬天气冰冷,但若是关上窗南边照进来的阳光还是如此温暖,正好照在我的书桌上,脑补强大的我一直都觉得倘若这阳光能照在一本封面乃白底黑字的《理想国》上会是多么有感觉的一件事,但想一想还是算了吧,毕竟不念哲学不读任重,于是摆了一张腾飞书院的明信片,投影在墙上正好是一架弯弯桥梁的形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