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傲 2012腾飞书院,尚未腾飞
发布日期: 2013-07-10 访问次数: 29

  孙傲

    复旦向来有一个招生的噱头,便是它的书院体制。所谓学生学习由所在专业的学院管理,而生活则丢给书院。自两千零五年起,便成立四个书院,而今发展成五个,配以红橙绿青紫的书院代表色,大有攒齐葫芦娃七兄弟之势。

    余初入复旦,主学技术科学,正逢今年书院制改革,由之前的一年制改为四年制,便不同于以往的不同专业学生混排随机进入各书院,技术类将统一由腾飞书院管理。于是放眼复旦,男女比失衡最严重的莫过于腾飞了。由于腾飞书院的学生皆修工程技术计算机,似乎可自诩为“硅谷”之流,虽说必招致西南某校的嗤笑,然而这份希望尚可作为引导纲领摆在案头。

    然而入学三月,当初对书院生活的新鲜感早已烟消云散,所谓的书院制生活似乎除了不时有几个学生活动,有几个讲座外都是扯淡,甚至腾飞书院还没有信息学院、计算机学院之类叫得亲切。关于书院,多数人只有一个在开学典礼上集体喊口号的概念,或许腾飞女排获得新生杯冠军多少能激起一些被众人尘封心底的属于书院的自豪感。

    所以,究竟什么是书院?

    于中国传统学问中,书院为学问常识分子谈经论道之所。整合学问精华与地方特色,培养一批又一批学人。置于复旦,书院的“谈学术”功能被各相关院系夺去,书院学问也仅流于空言无补,关于五大书院的来源、命名等表面功夫渲染有加,却丝毫没有实质内容。七年过去了,各书院留给人的似乎仅是其威武雄壮的名字和代表色,甚至连与”自由而无用“相近的东西都没有。

    通过与其他书院同学的交流,便发现腾飞书院如今并未旗帜鲜明地凸显它的不同。诸如腾飞定向之类的学生活动,感觉也同各种社团活动没什么两样,一群人吵吵闹闹地聚在一起放松身心,所谓的“腾飞”二字更像是活动的冠名方而已。

    因此既然腾飞所囊括的都是技术类学生,那么除了游园会之类众乐乐的活动,是否有能力开展有深度的和科学技术相关的活动?大家讲求特色,倘若腾飞不能充分利用这一最大特色,腾飞也终将毫无特色可言。然而所谓与科技相关的活动不应仅限于开办一两个讲座,办讲座无非是一种省时又省力的活动,但不同于文史哲讲座的富有启发性,理科讲座给人的印象更多是复杂与无聊。因此设计一些科创的比赛,诸如编程、电路设计等等,以“亲手做”代替“光听不做”,也不失为一种好的选择。

    论及腾飞书院的管理组织,便是腾飞书院自管会,其宗旨无非学生自治。且先不论该原则是否能完全达成。倘若当意见提出,每次的答复都是“尽力去办,但是……”之流,自管会不如改名自娱会。大家不知道自管会声称的“自治”究竟有多少“自治”的权力,但是否能将大多数腾飞书院学生的诉求落到实处,而不是替上级搪塞,足以检验自管会的含金量。

    既然曾经承诺,腾飞就不应令腾飞人失望。腾飞,是遨游,而不是低空徘徊。